老师相关文章

王崇武是牟公在南京大学时期的老师

西方大学研究室的空间很珍贵。有一年我到芬兰研究院参观,没想到管理阶层反复强调的管理工具就是经费与空间,而且随着研究人员每年的研究表现伸缩其空间,这不得不使我想起福柯的“权力与空间”之说了。牟先生退休之后,只能屈居在一个小房间,似乎还是与人合用。我就记得非常清楚,有一回见到Jansen老师的一位老学生在他的研究室谦慎地请教着,过了没多久,Jansen退休,那位学生接了他的教席、接走了研究室,Jansen当天马上搬到地下室多人共享的研究室。

2019年08月02日

日照市五莲县初中老师杨守梅体罚了两名“迟到”的学生

隔壁班的学生小艺(化名)目睹了现场。小艺表示,“当时已经上课了,是下午的第二节课,我刚进行完一场考试,从他们旁边走过去,正好看到杨老师训斥他们。我没有看见(杨老师)用书本,就是用手轻轻地‘拍’了一下,‘挺轻地’。他们说的什么,我没有听清楚,也忘了。我们觉得对杨老师的处罚太严重了。”

2019年07月13日

  • 共找到2个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