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正是*ST高升监事会在今年7月30日审议相关决议-军事新闻直播
点击关闭

罢免蓝鼎-也正是*ST高升监事会在今年7月30日审议相关决议-军事新闻直播

  • 时间:

港珠澳大桥

此外,高搜易以1.32億元競得的藍鼎實業所持5536萬股已經完成過戶,成為持有*ST高陞5.09%股份的股東。

7月9日晚間,*ST高陞公告,藍鼎實業因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到期債務,向湖北省仙桃市人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,隨後仙桃法院裁定受理藍鼎實業破產重整申請。7月8日,仙桃法院下達《決定書》,指定藍鼎實業清算組擔任破產重整的管理人,國浩律師(武漢)事務所主任夏少林為負責人。

還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,*ST高陞第一大股東宇馳瑞德、第二大股東藍鼎實業均已進入破產程序,二者均受韋氏家族實際控制。但進入破產程序后,所持股份對應表決權能夠繼續支持韋氏家族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。

三天後的7月12日晚間,*ST高陞公告,宇馳瑞德因資不抵債無法清償到期債務,向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申請破產,隨後房山法院裁定受理宇馳瑞德破產申請。8月16日,房山法院出具了《決定書》,確定北京海潤天睿律師事務所擔任宇馳瑞德的破產管理人。

按原計劃,*ST高陞應在明日(9月11日)召開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議案,審議罷免韋振宇、李耀、張一文等3人董事職務及增補3名新任董事的議案。然而,在股東大會召開前夕,*ST高陞又通過一項決議,取消罷免及增補相關董事等6項議案。

在去年7月~8月,證券時報·e公司曾刊發系列報道,*ST高陞實際控制方韋氏家族深陷債務泥潭,大量佔用上市公司資金,使用上市公司名義違規對外擔保。之後,深交所對相關主體進行了紀律處分,中國證監會也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。即便如此,韋氏家族以*ST高陞名義違規對外擔保的金額還在不斷擴大,目前曝光的已超過20億元,公司的多家重要子公司的股權已經被凍結。

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e公司官微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7月31日晚間,*ST高陞公告,近日收到了藍鼎實業破產清算組(管理人)的通知,稱在破產程序進行期間,由管理人代為行使藍鼎實業股東權利,如*ST高陞召開股東大會等事項,應當按照法律法規及公司《公司章程》等規定提前通知管理人。也就是說,藍鼎實業所持股份對應的表決權現在歸屬於藍鼎實業破產清算組,已經不是韋氏家族。

除累積投票制外,股東大會將對所有提案進行逐項表決,對同一事項有不同提案的,將按提案提出的時間順序進行表決。除因不可抗力等特殊原因導致股東大會中止或不能作出決議外,股東大會將不會對提案進行擱置或不予表決」的規定。該所律師進一步解釋:例如罷免議案中僅有1個議案獲表決通過、議案5的表決結果為未公告、議案6和議案7的表決結果為通過時,根據特別說明,議案6、議案7表決通過的董事均不能當選,顯然違反《公司章程》第八十三條的上述規定,上述情況下,股東如打算投票支持議案6或議案7提名的董事,也無從進行投票與選擇。*ST高陞《公司章程》第五十二條規定,提案的內容應當屬於股東大會職權範圍,有明確議題和具體決議事項,並且符合法律、行政法規和本章程的有關規定;第五十三條規定,股東大會通知中未列明或不符合本章程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提案,股東大會不得進行表決並作出決議。*ST高陞監事會正是以此為由,取消了于平、翁遠所提的罷免董事議案及增補董事議案。綜上可知,*ST高陞監事會抓住了于平、翁遠在「特別說明」中的文字漏洞,取消了二人罷免實控人派駐董事的議案。*ST高陞監事會做出相關決議的時間是9月8日(周日),9月9日晚間進行公告,而9月11日就要召開臨時股東大會,完全沒有給於平、翁遠反應的時間。需要注意的是,也正是*ST高陞監事會在今年7月30日審議相關決議,將上述于平、翁遠提出的7項議案提交至股東大會。當時,在董事長李耀發函強力反對的情況下,*ST高陞監事會三名監事均投出了同意票。如今,同樣三名監事,全部投了同意票,取消其中的6項議案。

韋氏家族再次躲過一劫韋氏家族所派駐董事再次躲過一劫。早在年初,于平、翁遠等股東就曾聯合提議罷免韋振宇、李耀、張一文、孫鵬(韋振宇的表弟)的董事職務,未能成行。此番,于平、翁遠相關議案被取消,與韋氏家族的戰鬥還將持續,*ST高陞的亂局短期難以終結。

*ST高陞股價走勢圖罷免董事議案突然被取消按原計劃,*ST高陞應在明日(9月11日)召開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議案,審議罷免韋振宇、李耀、張一文等3人董事職務及增補3名新任董事的議案。此番遭罷免的三人均為韋氏家族所派駐董事,韋振宇是*ST高陞實際控制人、前任董事長,李耀為現任董事長,張一文是財務總監、代董秘。而提起相關議案的是于平、翁遠,合計持股16.54%,僅次於韋氏家族。上述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決議,由*ST高陞監事會在7月30日審議通過。然而,在股東大會召開前夕,*ST高陞又通過一項決議,取消罷免及增補相關董事等6項議案(議案2至議案7),僅保留《關於加緊解決公司違規擔保及共同借款問題的議案》(議案1)這一項交由股東大會審議。監事會給出的依據是《公司章程》。監事會認為于平、翁遠在《關於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函》中特別說明違反了《公司章程》第八十二條、第八十三條等相關規定,根據《公司章程》第五十二條、第五十三條等相關規定,與特別說明相關的議案(議案2至議案7)均不得提交股東大會表決並作出決議。罷免韋振宇、李耀、張一文董事的議案為于平、翁遠提出的議案2~議案6,議案5~議案7為增補魏江、方宇、葉正茂為新任董事的議案。于平、翁遠在《關於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函》中特別說明,臨時股東大會應按照以上議案的先後順序依次審議相關各項議案,議案5至議案7的表決結果是否生效,取決於議案2至議案4(罷免議案)的審議通過情況所產生的董事缺額數量。于平、翁遠還做了進一步說明:若罷免議案中有1個議案獲審議通過,則議案5的表決結果生效;若罷免議案中有2個議案獲審議通過,則議案5、議案6的表決結果生效;若罷免議案的3個議案均獲審議通過,則議案5、議案6、議案7的表決結果均生效。問題就出在這進一步說明之中,被*ST高陞監事會抓住了漏洞。北京市振邦律師事務所出具的《法律意見書》給出了較為詳細的解釋。該所律師認為,于平、翁遠提交的《關於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函》中作出的特別說明,違反了*ST高陞《公司章程》第八十三條「

今日关键词:向佐郭碧婷婚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