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极速彩网址-腾讯新闻图片
点击关闭

融资同比-今年1月企业短期贷款增加7699亿元-腾讯新闻图片

  • 时间:

新型冠状病毒

「下階段,疫情對金融數據的影響將逐漸體現,短期內需求或有所回落,但供給不斷發力,刺激信貸增長的因素不斷增多。逆周期政策要科學穩健把握調節力度,貨幣政策要繼續保持靈活適度,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平衡。」溫彬表示。

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表示,1月信貸結構分化明顯,居民部門短期消費信貸受春節影響有所減少,長期貸款則穩定增長,顯示房地產需求依然保持一定水平。溫彬進一步表示,居民中長期貸款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均有多增,說明年初房地產市場回暖,居民購房需求有所上升。

「1月信貸增長超出預期。一方面,各銀行項目儲備較為充足,年初信貸投放積極性較高;另一方面,疫情大範圍傳播時各行各業基本進入春節假期,假期前的信貸投放規模基本奠定本月增量基礎,因此疫情對1月的金融數據影響相對小。」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。

信貸需求回落供給發力全年受疫情影響小1月新增信貸社融超預期,而伴隨着2020年伊始疫情黑天鵝的「飄然而至」,對接下來的金融數據走勢將產生怎樣的影響?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、研究院院長李奇霖表示,由於疫情的衝擊,信貸與社融的增長節奏已經被打亂,未來的金融數據走勢可能會發生改變。

分部門對比來看,住戶部門貸款增幅收縮,今年1月增加了6341億元,去年同期增加9898億元,主要受短期貸款減少影響。其中,今年1月,短期貸款減少1149億元,去年同期,這一數據為增加2930億元;另外,今年1月居民中長期貸款同比有所多增,為增加7491億元,去年同期為增加6969億元。

陶金也持同樣的觀點,他提到,社融同比多增的主要因素是政府債券融資明顯擴張,源於1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限額提前下達,發行加速。同時統計口徑增大也擴大了同比增長幅度。

具體來看,今年1月企業短期貸款增加7699億元,去年同期為增加5919億元;今年1月中長期貸款增加1.66萬億元,去年同期為增加1.4萬億元。

「為了緩解這種壓力,助力疫情防控,2月預計信貸將主要集中在各類『抗疫專項貸』上。」李奇霖如是說。他還表示,受疫情影響,一季度有望是全年社融的增速「黃金坑」,從二季度開始社融增速將呈上行趨勢,全年社融增速前低后高,呈倒V字形,全年社融增速高點有望達到10%以上的增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1月企(事)業單位貸款增幅上升,為增加2.86萬億元,去年同期為增加2.58萬億元,其中短中長期貸款均有所多增。

2月20日,央行官網公布了2020年1月金融統計數據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統計數據。1月新增信貸3.34萬億元、社融增量5.07萬億元,雙雙同比多增且超出了市場預期。分析人士指出,疫情對1月的金融數據影響相對小,下階段,疫情對金融數據的影響將逐漸體現,短期內需求或有所回落,但供給不斷發力,刺激信貸增長的因素不斷增多。

從增量結構上看,企業短期貸款和中長期貸款都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。對此,溫彬表示,這說明在逆周期調控政策下,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增強;同時,企業中長期貸款比去年同期的增量又高於企業短期貸款的相應增量,說明金融機構按照監管要求不斷優化信貸結構,加大對民企、製造業的中長期融資支持力度。

年初信貸投放積極性高企業貸款上升根據央行1月金融統計數據,1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.34萬億元,同比多增1109億元,企業部門貸款同比增幅有所改善,居民部門貸款同比回落,人民幣信貸結構不斷優化。

溫彬表示,雖然1月6日全面降准,但政府債券提前發行,財政存款增加4002億元,而上月為減少10786億元,1月財政存款增加對貨幣起到回籠作用,導致M2增速較上月回落。另外,1月M2增速環比放緩,還由於上月8.7%的M2增速創下了近22個月新高,遠高於近期均值水平,而且1月8.4%的M2增速與去年同期持平,與近兩年平均水平相比仍然不弱,且信貸和社融超出預期,對實體經濟起到支撐作用。

陶金進一步指出,2月、3月仍處於疫情時期,逆周期調節政策將在這一段時間內繼續加強,受到企業信心和停工的影響,在短期資金需求保持一定水平的情況下,中長期信貸需求可能將受到抑制。另外,全年信貸受到疫情的直接影響將較小,疫情結束后,信貸政策將支撐信貸數據回歸平穩增長。

從結構上看,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 3.49萬億元,同比少增744億元;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摺合人民幣增加513億元,同比多增170億元;委託貸款減少26億元,同比少減673億元;信託貸款增加432億元,同比多增87億元;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1403億元,同比少增2384億元;企業債券凈融資3865億元,同比少964億元;政府債券凈融資7613億元,同比多5913億元;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609億元,同比多320億元。

對於新年首月社融增量大幅超出市場預期,溫彬指出,受專項債發行提前影響,政府債券發行放量,本月共發行7613億元,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別多發3874.83億元和5913.23億元,推動直接融資放量。

政府債券發行放量帶動社融上升1月社融增量也同比多增並超出市場預期。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5.07萬億元,比上年同期多3883億元。當月地方政府專項債的密集發行,直接帶動了新增社融規模上升。

此外,1月末,廣義貨幣(M2)餘額202.31萬億元,同比增長8.4%,比上月末低0.3個百分點,與上年同期持平。

來自央行官網的消息,2019年12月起,央行進一步完善社會融資規模統計,將「國債」和「地方政府一般債券」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,與原有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」合併為「政府債券」指標。

在陶金看來,貨幣政策在1月加強逆周期調節,儘管受春節影響,但銀行間流動性始終保持較充裕水平,銀行負債端成本總體上呈現下降,信貸供給有所增加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帶來的政策刺激是信貸增長的另一因素,即使1月經濟受到疫情的影響相對較小,但貨幣政策調節反應迅速,促進了信貸增加。

李奇霖認為,居民部門信貸受到的影響不小,房地產交易活動下降顯着地衝擊2月乃至3月的居民中長期信貸;線下消費活動暫停,不可避免地會對車貸、消費貸等居民短期信貸有負面影響。從企業部門上看,考慮到線下經濟活動低迷、庫存被動積累,未來企業將會以主動去庫存為主,這會制約企業部門的融資需求;決策層目前主要精力集中在防疫,基建活動延後,與基建相關的企業中長期信貸也很難放出。

今日关键词:田径世锦赛延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