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剧善用了这个全场不出场的隐藏角色—丈夫/父亲-宝宝照片秀-新闻八卦
点击关闭

斗门新闻-编剧善用了这个全场不出场的隐藏角色—丈夫/父亲-新闻八卦

  • 时间:

坚决取消本科清考

倫理親情 追憶往事晴亦有其獨特個性。小姑獨處表面上與世無爭,但更似避世而不願與他人深交,藉此掩藏多年來內心的創傷。編劇沒有對晴的個性作出深入描寫,但側寫的手法展現了晴的執著個性,例如晴對於分類回收環保物件的要求,她對舊物的保留態度,以及堅持要與母親區分私人空間的意志。另外,惠早已結婚而另有居所,但無論對晴及恆的嚴格要求,抑或對其自身家庭子女的管教,都顯示其身為「大家姐」的專橫個性;劇本對於恆的筆觸不太多,但見他事事嫌煩,激動時刻卻躲進廁所嘔吐,亦顯示他自小在該家庭內深受影響。

成年演員方面,姚潤敏與陳秄沁肩負了全劇的主要戲分,二人的角色外在形象和內在心態都有恰如其分的處理。前者在劇末述說「吃燒乳鴿」的台詞,層層迭進,徐疾有致,一方面讓觀眾想像到家庭破碎的背景成因,同時亦強化了其角色多年來肩負家庭重擔的動力。陳秄沁自然而深情地塑造角色個性,亦令該角色的形象立體而可信。晴一直守護着為亡父保留的畫冊,對於這本「未忘之書」的執著,陳秄沁透過銳利的眼神和倔強的台詞,充分展現子女不忘前事的堅毅意志。她向母親(芬姐)講述多年來心中抑壓,真摯感情流露,台詞表達流暢,讓觀眾深切感受角色的內心傷痕。 香港話劇團供圖,攝影:Ifan Yu, Jeffy Lau

觀演距離 限制想像這樣的一個家庭倫理故事,大概也是老生常談。透過人物個性來建構戲劇衝突之餘,編劇亦運用時空交錯,安排三個子女的童年角色穿梭劇情,以此作出今昔對比。童年的子女對於父親的深刻印象,對照現今各人對亡父不同程度的淡忘或加深記憶,對劇情都能產生動人的筆觸。不過另一方面,三名幼童穿梭劇情的分佈逐漸走進觀眾的預期之內,再加上黑盒劇場搭建了非常寫實的家居布景,令導演在空間調度方面沒辦法作出更多具想像力的處理,導致演出進程逐漸變得呆板。

圖:晴希望擁有個人生活空間鄭迪琪編劇、陳焯威導演的《未忘之書》,作為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的作品,在狹小場地內能發揮高度的感性能量。這是一齣典型的家庭倫理戲劇。單親媽媽芬姐(姚潤敏飾)辛勞半生,將三個子女撫養成人,現在終於展開退休生活。芬姐將自己的住所裝修,於是暫時搬進二女兒晴(陳秄沁飾)的小房子居住。正是「相見好,同住難」,芬姐與晴之間多接觸而加深摩擦,然後勾起多年來埋藏在二人心中的一段未忘往事,再加上大女兒惠(馬沛詩飾)和三兒子恆(趙展禧飾)的推波助瀾,四人家庭最終來個深情剖白,骨肉難離。

鄭迪琪編寫的劇情以人物個性為主導,角色本身的性格乃是家庭關係崩潰的引火線。芬姐個性豪爽也許不是天生而定,她早年在澳門結婚,但與丈夫卻未能修成正果。編劇善用了這個全場不出場的隱藏角色—丈夫/父親。早逝的丈夫成為芬姐與兒女之間埋藏多年而難解的鬱結,同時讓觀眾追看劇情,希望發現事情的真相。

黑盒劇場親近的觀演空間,一方面讓演員細膩的感情容易傳達,但另一方面亦削弱了適當的觀感距離。《未》劇由兩批兒童演員在不同場次輪流演出,我觀看的場次中,三名兒童演員的真實年齡和身形都較角色年長,雖然觀眾都會接受他們演繹的幼童角色,但在個別場景怎也有點「過度扮演」的情況。倘若編劇和導演能夠適量調節兒童演員的出場次數或台位安排,全劇的虛實處理將更效,就像最後一場芬姐與三個幼童角色相聚,從前和現在的恩怨都能一笑而消除。

今日关键词:无锡高架救援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