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九四○年译成:「你不过是个旧金山的洋鬼子-海兴新闻
点击关闭

兴城新闻-一九四○年译成:「你不过是个旧金山的洋鬼子-海兴新闻

  • 时间:

NPC告别演唱会

里爾克在給一位青年詩人的信中寫道:「你要愛你的寂寞。」周克希覺得這話也是對譯者說的。翻譯,寂寞而清苦,但是做成了就有成就感。一個人一生應該好好做成一件事。

林疑今翻譯海明威的《永別了,武器》,譯本一改再改。比如小說中有一段,一九四○年譯成:「你不過是個舊金山的洋鬼子。」一九五七年和一九八○年的版本,修改成:「你不過是個舊金山的外國赤佬罷了。」一九九五年的譯本則變成:「你無非是個舊金山來的意大利佬罷了。」互相對照,就知道越改越好。這說明好的譯文,往往是改出來的。周克希談到自己的譯作,也是七改八改出來的,不僅自己改,有時朋友、讀者也幫着改。好東西都是磨出來的。

最近,讀了一本翻譯隨筆《譯邊草》,行文精短,內容活潑,像片場花絮,着實有趣。作者周克希畢業於數學系,做了二十多年的數學老師,人到中年突然對翻譯產生興趣,於是毅然改行成了一名翻譯家。認清自己熱愛的方向,並有膽量將前半生歸整清零,從頭來過,單這一點,就使人欽佩。他舉了些文壇大家的例子,讓我窺視到翻譯家背後的一面。

圖:《譯邊草》,周克希著,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,二○一五年

草嬰先生獨力翻譯過托爾斯泰全集,他說過這樣一段話:「從事我們這項工作,有一條相當重要,就是甘於寂寞」。如果說羞澀和溫柔是作家該有的氣質,那麼善感和耐靜就是翻譯家該有的氣質。

傅雷一九四五年給宋淇寫信,說巴爾扎克的《Cesar Birotteau》一書真是好書,不過自己幾年來不敢碰,因裏頭涉及十九世紀法國的破產法及破產程序,所以動手前要好好下一番功夫。後來,傅雷譯出了這本《賽思.皮羅托盛衰記》,想必下的功夫不會少。翻譯家,最好是個雜家,歷史、地理、音樂、美術……樣樣都懂一點,尤其翻譯專業性強的書籍,對譯者是個考驗。周克希說「事非經過不知難」,翻譯過程中常感到黑黢黢的隧道裏看不見盡頭的微光,唯有堅持慢慢前行。

周克希和郝運合譯《四十五衛士》時,周的每頁譯稿,郝運都仔細過目,用鉛筆作出改動或註明修改意見。郝運對周克希說,要細細琢磨作者為什麼這樣寫。琢磨清楚譯文才能精準、傳神,貼近原作的色彩和趣味。為此,他建議周克希每天看一點中國作家的作品。周克希感慨道:「我真想能有時間啊。」可以想見,翻譯家的時間是分秒必爭的。必須坐得住,沉得下氣。

汪曾祺女兒曾描述父親全神貫注構思時,「直眉瞪眼地坐在沙發上,像要生蛋的雞」。周克希說這就是浸潤。翻譯同寫作一樣,都需要浸潤,需要「直眉瞪眼」。

今日关键词:火箭球星哈登改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