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产生的「零」才是更为科学、准确的「清零」指标-济南最新新闻
点击关闭

黑龙江电视台新闻夜航-这样产生的「零」才是更为科学、准确的「清零」指标-济南最新新闻

  • 时间:

美国新冠病例14万

「現在摘口罩還為時尚早。」焦雅輝說,雖然武漢連續幾天報告新增確診、疑似是零,但監測發熱門診發現,每天還有幾百名就診病人和一些留觀病人。在新增確診病例裡,有零星患者是在社區發熱,然後到醫院就診,最終成為了疑似或確診病例。這提示我們,社區產生病人的風險還存在。「大家也不要恐慌。不會(再)出現1月份武漢的情況。」

——報告「清零」不代表疫情「清零」

至於新冠肺炎疫情未來總體走勢,羅會明分析,歸納國內外專家看法,新冠肺炎或將循兩種路徑之一。

「但必須承認,仍可能有無症狀感染者等潛在的傳染源存在。所以,我們今後對於疫情走勢要有容忍度,特別是當社區出現零星病例報告時。」他進一步指出,武漢市如果再出現零星病例亦屬正常。只要應對措施得當便不會造成新危機。對此更重要的是堅持「四早」(早發現、早報告、早隔離、早治療)原則,發現一起、「撲滅」一起,將關口提前至社區及發熱門診。

「大家都在說『復陽』,這個詞就專業角度講其實不夠準確,我們更願稱為『出院患者核酸檢測呈陽性』。人體免疫系統清除病毒需要時間,也存在個體差異,出院病人核酸檢測呈陽性也要考慮是不是『活着』的病毒、有沒有傳染性?還是只是病毒被殺滅後的『殘骸』?」

羅會明告訴記者,與公眾關注的「清零」相比,疫情分析小組理解的「清零」,更加註重科學性。他解釋,從懷疑的人群中綜合流行病學調查、臨床表現和實驗室檢測結果,發現確實不是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病例,這樣產生的「零」才是更為科學、準確的「清零」指標。「從專家組角度,我們反覆說,要從方方面面確認都是零,才是真正沒有疫情了。」

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平緩,病例數字終於實現市民日切期盼的「歸零」。爾後,該如何研判疫情走勢?當前工作難點為何、是否存在潛藏風險?今後重點任務又將落在何處?

雷正龍提到,呼吸道疾病控制難度本來就大,加之復工復產後人口變稠密,防控難度也將隨之增高。如今國際上疫情發展速度較快,境外輸入病例明顯增加也帶來了挑戰。

——摘口罩為時尚早國家衛健委3月17日印發公眾科學戴口罩指引的通知,在部分場合建議僅備用口罩、甚至可不佩戴口罩。

近日,武漢三鎮路面車輛及行人明顯增加。羅會明稱,新增病例低發狀態下,疫情防控和生產恢復必須兼顧,汽車和行人適量增多其實是件好事。「在常態之下,進一步檢驗疫情控制效果,更有利於我們認識新冠,保持防控工作可持續性。」

羅會明認為,發病、就診、診斷、報告是一個過程,報告新增為零不代表沒有了病例。「我們更關注零背後的東西,新冠是全新的傳染病,我們打交道還不到三個月,認識需要不斷積累。從專業層面,(我們)不一定會把零作為追求目標。」

雷正龍表示,新增報告的確診數字明顯下降是公眾期待成果,說明前段工作有成效。此外,出院人數不斷增多、重症及危重症病患人數減少、每日新增死亡人數降低等均佐證形勢向好的判斷。

——對疫情走勢需有「容忍度」過去近60天,武漢曾連續17天新增報告的確診病例數超過千人、峰值達13000多例。3月11日,武漢新增報告的確診病例首度降至個位數。

據中新社報道,武漢疫情分析小組近日接受記者專訪,就公眾關心的熱點問題作出權威解答。該小組是由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和中國疾控中心聯合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湖北疾控部門在武漢臨時組建的。

責任編輯:張岩

對於當前工作,他提出三項指標、三個關口,前者即發現病例2小時報告,12小時採樣檢測出結果、反饋給採樣單位,24小時完成流行病學調查、密接排查隔離後者指把住社區關、發熱門診關、流調關。

武漢連續多日報告的新增確診及疑似病例為0,該市疫情發展形勢向好是不爭事實。

羅會明補充道,對新出現的可能病例以及聚集性疫情及時開展現場流行病學調查,將有可能出現的「死灰復燃」情況及時發現和撲滅,既是重點、難點,也是風險點。

——新冠肺炎疫情未來方向「二選一」

——對疾病全貌不掌握導致的風險仍在

分析小組專家對此表示:「人們的生活不能365天都戴口罩,這畢竟不是常態。如果以相對科學的態度看,在需要時務必佩戴口罩,此外也無需過度緊張。」

「當前報告數據反映的是數日前發病病例情況,也包含當天發病當天確診的(病例)。」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說,公眾應當理解這中間存在時間差,即當天所見數字不一定能準確反映當日疫情。若措施到位,病人從發病到報告所需時間會不斷縮短,將有助加速對傳染源及密切接觸者的管理。

疫情分析小組組長、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生院副院長、教育培訓處處長羅會明指出,零報告不等於零病例,零病例亦不等於零風險。社會對疫情「歸零」的迫切期盼可以理解。但有時一味地強調「零病例、零死亡」並不利於科學防控。

雷正龍提到,疫情反彈的可能性是存在的,他說:「最怕的是大家心態麻痺或鬆懈了,該採取的防控措施不採取,開始搓麻將、甚至『報復性』聚集,這些會惹來麻煩。」而避免風險的關鍵在於完善敏感的監測系統,「四早」舉措落實到位,廣泛開展健康教育。

「最終會走向哪一個,現在還不確定。無論是哪種情形,我們必須做好長期作戰準備,穩紮穩打。」他說。

其一類似2003年非典,暴發過後經強力圍堵,之後再未發現傳播跡象。其二的代表性傳染疾病為2009年甲型流感H1N1,起初在墨西哥、美國出現,全球大流行隨之而來近年成為人類季節性流感,每年均可能出現。甲流等儘管嚴重危害人類健康,但不再被認為是「特別」的傳染病或全球公共衛生危機。

下一步的難點和風險點有哪些?在疫情分析專家看來,當前階段,人類對新冠病毒全貌認識不夠是最大的困難點。雷正龍說,新冠病毒隱匿性強的特點導致存在隱性感染,且部分患者出院後核酸檢測呈陽性。此外,人員流動增大後,進一步找出密切接觸者亦是難題。

即便武漢和湖北解除了封城措施,在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焦雅輝看來,武漢九省通衢,可能馬上將面臨輸入性病例風險。因此相關防控措施要持續相當的時間。「全球疫情才剛剛開始。這對中國造成防控壓力,不能掉以輕心。」

今日关键词:孙杨上诉期限顺延